nEO_IMG_DSC00034 
 我今天跑去看插畫展了,一方面是想給自己充充電,畢竟我和kazu的art trade還只有idea階段還沒開工呢。


其實很多事情是之前有領悟到的,但今天依舊學到很多東西。

我發現真正的七年級高手都非常懂得手繪的魅力,水彩的渲染,噴墨的美感,他們都想盡量在電腦上也做出來。
 

而且他們對於植物與建築物等「非人」的角色都非常擅長,是真正將植物與建築當作角色在畫中描繪。
今後的作畫方向要努力考量到「非人」以外的角色。

沒有手繪能力的真工夫,是不可能把植物建築畫好的,這牽涉到基礎的結構創造技巧,還有視角的營造……等,這些都必須努力去學習,一張畫一張畫地學。我有點著急,不過預計明年要去在台灣自己的插畫展覽裡爭取出道機會,被電也沒關係,只要能學到東西被電也是好的,我也是因為這樣才一年投了好幾個獎出了好幾個作品。

image

另外今天陪伴我一整天吃飯走路看展的BGM是這張專輯H-SLANG&CHOCO-「ME&YOU」。
是甜蜜蜜的嘻哈情歌喔。
H-SLANG的饒舌聲真的很性感,是個溫柔有擔當又很拼命的男子漢,一路聽了這麼多他的情歌下來,發現他在饒舌裡面的角色塑造越來越豐富,我彷彿可以觸摸他饒出每個字句、在情歌裡與女VOCAL默契應合時的口氣。

image

歡迎參照:[J-R&B]美西L.A.流原裝進口!日系黑音雙人組「H-Slang & Choco」新碟「ME &YOU」震撼初登場


下面是今天REPLAY最多次的「YOU & ME」,CHOCO與H-SLANG真的默契超棒!氣氛完全是自然甜蜜又很勵志,好像跟著戀人一起牽著手轉圈一樣,可以甜膩膩地笑著。「Bounce, bounce, baby just bounce, do your steps, let me do my steps!Come on we can do it all NITE long! 」

 


還有充滿速度感的「because of」,歌詞幾乎讓人掉淚。好喜歡H-SLANG爽朗的男人味和把玩韻腳的功力。

 



然後很喜歡黑人音樂的我,今天去看了麥可傑克森的舞台劇,現在很想在房間關起燈大唱歌大跳舞,不過現在要做電台:)


nEO_IMG_DSC00060


舞台劇的中心想法是結合台灣政經與各種本土與外來流行文化元素(楚留香、馬利歐電玩、霹靂遊俠、馬蓋仙、藍波、小虎隊、城市少女……等80年代關鍵字)。

 
nEO_IMG_DSC00058


老實說八零年代的時候我還不是很清醒,因為我們七年級那個時候都還是小孩子,可是拜爸媽所賜我發現,今天這些梗我都懂耶。感覺很懷念、很踏實。

七年級常常被長輩分類作成很多包袱,草莓族啦、沒有鄉土意識啦、喜歡沈浸網路啦、崇拜品牌啦。就像我們,也很愛給每個世代歸類,即使我們本來就知道這並不公平。


但我喜歡我的這個年級和八零年代,跟在苦幹實幹的五六年級後面,開始享受、開始富裕、開始有自我主義,但一切又不是太誇張,我們不是網路原住民,所以懂得沒有電腦的日子該怎麼過,就像宮崎駿鼓勵我們不一定要「只用」高科技產品創作,我一直都很懷念小時候畫畫和寫故事一整天的日子。這些概念會提醒我,我是從什麼樣的年代走來,我要怎麼樣繼續走過去。

還有,我要怎麼利用科技去反省自己的作品。所以我在手機裡存了自己的小說、詩、散文還有一些之前的插畫。

我想把這些「可以代表我」的東西隨身帶著走


nEO_IMG_DSC00008


爸爸說我們這一代薪水低是生不逢時,不過我沒有那麼害怕喔,我很感謝你們把我生在這個美好的八零年代喔,爸媽。

作家季季說我們七年級不懂鄉土,而那篇文章造成部份七年級作者的不認同,引發出豐富的討論。

新鄉土的本體與偽鄉土的弔詭—側看80後台灣小說新世代現象◎季季
VS.
因為我們是七年級:一種正視季季女士的側看◎黑暗歧視

兩篇文章的全文於此:
http://www.dk101.com/Discuz/viewthread.php?tid=187711


我想兩邊的說法都是精彩的。我當然討厭自己對於大自然與農地不瞭解,導致我投稿文學獎的時候都心有餘力不足,不過我會繼續朝這裡努力喔。我也不怕別人說我寫出來的東西就是如何如何的七年級,因為我知道這正是只有我們才能寫出來的事情。

所以繼續創作,繼續表達想和別人分享的事情吧,不管是小說、插畫、攝影,還是音樂。

光說不練的人,我最瞧不起了。

今天去看的「CHAOS LOUNGE」展也是這樣的概念。我們或許是不成材的創作者,做的都是一些看似隨便又用電腦做出來的速成的、稱不上作品的作品,可是我們至少在創作,並且正在吸取傳統的精神努力去做,告訴那些五六年級的藝術家我們的意思。其實這些概念他們或許都知道,不過我們選擇用自己的話再說一次,獻給願意傾聽的他們。

 

 

 

 

 

 

「CHAOS LOUNGE」展也是這樣的概念。我們或許是不成材的創作者,做的都是一些看似隨便又用電腦做出來的速成的、稱不上作品的作品,可是我們正在努力吸取傳統的精神努力去做,告訴那些五六年級的藝術家我們的意思。其實這些概念他們或許都知道,不過我們選擇用自己的話再說一次,獻給願意傾聽的他們。


我很喜歡這個網路共同創作體的概念。無法看個人,但可以看到「大我」,一個人人都是創作者、但也勇於跳出來手繪現場創作的「大我」的網路時代。這是大人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原罪,也是他們自以為瞭解我們、卻又想投入想參與的一個情境。

我也想和HOMIES一起弄髒身體弄髒整片牆,或許稱不上是藝術,但我們只是把自己的東西毫無虛假地噴發出來。


就只要,回答出我們自己。


7c697a4c1b8e139448254ccc9ac1f3c9.jpg


julie的畫:


★Ju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