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台灣這邊,有一位在自己的歌曲中說著立志要讓台灣饒舌發光發熱的男孩,因為發下豪語,以及自製mv、歌曲、mixtape等一連串的動作,引起了很多聽嘻哈的人的關注。

當某個網路討論區裡面有人po了這位男孩的作品,而很多我敬佩的饒舌歌手都去推文之後,我也對他起了很大的好奇心。


當時我們聽的是他的對黑眼豆豆名曲「I got a feelin’」的cover曲。我對於他即使落拍也堅持要努力趕上的這種態度,是覺得既有趣又讚許的。

一起聽完那首歌之後,我弟用一貫中肯而冷靜的口吻對我說:「我之前看過他的mv,他為了拍一個鏡頭差點被車撞。」


是的,這位男孩為了呈現嘻哈音樂中的街頭精神,也真的到了街上去取材,他沒有專屬攝影師與製作團隊幫他打理一切幫他擋車,一切都只能自己來,他自己錄音,自己剪接,自己作CD封面,自己經營自己的頁面,就像多數的UNDERGROUND新血一樣。

先不論技巧,「一切自己來」的作法顯示出了這位男孩對於饒舌音樂的投入與熱情,而這也是很多 饒舌歌手讚許並願意去關注的。不過當我們談到技巧的時候,就牽涉到這位男孩的音樂到底是不是好音樂的這件事情了。


我覺得並不是的。因為我不會在BLOG和電台放他的歌曲,我不希望聽眾在有限的BLOG版面、電台節目時間中聽到這樣不成熟的作品。雖然我很肯定他的態度,但我不喜歡他的作品。而我相信我也絕對不是少數這樣想的人。
 

當一個眼高手低的創作者遇到新科技的賦權,而資訊管道和網路讓年輕創作者有更多機會表達自己,不過這也意謂著當他們的作品會被不認識的人瘋狂轉載,而轉載的目的似乎不在於分享好音樂或者討論現狀,而在於拖到屠宰場讓更多的人來補刀與輪暴,而我覺得這並不是公平的。


因為技巧稍欠磨練的緣故,讓某些人們過度去負面檢視這位饒舌少年,如果你覺得一樣東西不好,最省事的作法就是不理它,其次便是針對這樣東西給予建設性的批評,用你的角度去幫助一個人理解問題在哪裡。如果你覺得一個rapper饒舌太靠近mic,你應該跟他說。如果你認為音質太差,你應該跟他說。如果你覺得他flow沒變化,你應該跟他說。而不是在背地裡說一些毫無屁用的話來傷害一個人。


當然,我們也不必過度去檢視或者放大這樣的孩子,不管是不是處在青春期,創作只是發洩情緒與負面思考的一種載具,我國中的時候也因為一些壓力而不斷地寫詩,在自己的詩中一次次地將我所憎恨的人殺死,創作的事物常常都是很負面的。而當一個創作者受到過多關注而絕大多數都是惡意批評的時候,他會變得不像我們自己,也無法在作品中展現出原本真實的自己,他會寫很多不像自己的歌詞,或許這也是一種摸索自我的方式吧,基本上我是不太擔心這一塊,只是,不必去過度放大一些事情。如果是你,會希望你自己的春夢與性幻想以及充滿情緒性、生理性宣洩的日記本,被大眾批評嗎?
 

當人們花費無謂的精神去過度關注並且傷害一個新血的時候,其他或許可以做出更優質作品的新血卻反而被晾在那邊,這是一個非常不公平並且病態的現象。
 

還有那麼多的台灣饒舌新血在等著被關注、被傾聽與討論。而眼前這位似乎被批評得滿頭包的創作者,也總有一天會長大,他只是還在成長,而碰巧讓我們看見了、並且批評了他不成熟與狼狽的一面,只要起步了,持續地去走,遲早有一天也能夠呈現出成熟的作品。至少他們去投了,投身到這個RAP GAME,比一些口口聲聲說我要饒舌、我愛嘻哈的FAKE HATERS好上幾百倍。


最讓人作嘔的是,一堆人明明自己認了這不是好的音樂,卻還是幸災樂禍地轉載,甚至給出毫無建設性的批評。我覺得這些人非常地虛偽。為什麼要去刻意放大一個作品的不成熟,不給予任何實用的介意,然後再來消費這樣的不成熟呢?

是覺得這個孩子似乎很紅,所以必須要消費他,不是嗎?這些人只是在證明你的品味不過也就是這樣,而且你並不希望這個孩子進步,所以你什麼建議也不給,只是一味地嘲笑並且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冒用他的名字,捉弄他。
 

口口聲聲說著他爛,他還不成熟,卻一再地提起他、放大他、攻擊他?

而當一個人對著爛創作蓄意說著「支持創作」的同時,其實只是在作賤自己的品味。反之,當某些人隱瞞了自己對於好創作、好製作人、好歌手的尊重,也只是在欺騙自己的心。

我或許不能告訴你嘻哈是什麼,但我知道,你自己也知道,嘻哈並不是欺騙和作賤自己的品味。

Stay true, is it that hard?





 

★Ju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