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all black music lovers.)



黑潮
 2010 10/01 20:10-20

 

我們等了好久,而外頭滿是風雨,

與地平線成垂直,想要就那樣地飛,

光說不練的人遠遠落在了後頭,

海風裡已盛滿韻腳的香濃。

你撿起筆來,寫字,試圖追逐過往的自己,

可是我說我們已經跟當年不同,

已經沒有haters附著,

因為馳騁的技巧,他們學不懂。


 

我們是那麼地小,這個島也是這麼地小,

但這群大大的靈魂,

黥面般烙印在體表,

我說這是我們的流派,

偶爾自我感覺良好,

偶爾也被質疑,圈外人能往哪走,

但能聽到一個,是一個,

能讀到一個,是一個,

金錢換不到某些緣份。
輪流
掌舵,在網海裡喊聲,

宣告世界,說我們正在換檔重生。

倘若風向不對也不調轉龍頭,

偶爾聰明地在板上上等著浪潮,肩並著肩,

就這樣等待著,但不光是虛度。

 
 

遲早我們的黑潮會來臨,

黝黑的濃郁的,香醇的潮水如酒,

任樂迷們一飲而盡

而那黑潮即將帶著你們遠走高飛。

 

你們的背影會越來越遠,卻更形巨大,

去五大洲,征戰東海洋,

在遙遠的舞台與異鄉人擊掌,說:

嘿,我們來自一個東方的饒舌之鄉。

回過頭來嘶喊著,

我來自這裡,來自那個島,

是的,是一個小地方,

但我們有大大的黝黑的靈魂,

像海風穿透黑水溝,

而魚群在裡頭總是飽足,

因為我們的語言是子彈,

宛若潮水般,擴散。


我們的黑潮已經來臨,
從這個小島流佈出去,
別的「非主流」替我們歡呼,

日文中文台語英文原民語,
我們的語言是子彈,
一如潮水般全面侵佔。 

一如潮水般全面侵佔。

 

★Ju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