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信箱:julie48tw☆gmail.com
版權宣告:本站文字一字一句皆為本人打出,嚴禁各種形式的盜用。如需轉載請來信詢問並務必附上作者與網址。
茱力,喜愛Hip-Hop/R&B/Jazz/Soul等黑人音樂的聒噪樂迷一隻。除了長達7年的Blog與電台經營外,更涉足各大小活動現場,持續為街聲Streetvoice擔綱樂評專欄,同時在KKBOX與大家分享音樂視野!
❤ 粉專:茱力&Black Musik Lovers 你的日式黑樂意見領袖首選!

今年我給自己一點筆耕的時間,想去想想這個問題。那個時候把zeebra的what’s hip-hop([J-HIP HOP]嘻哈天皇zeebra的「WHAT'S HIP-HOP?」 布娃娃訪談與深度訪談(超長請有心理準備XD))翻譯在blog上。翻完之後,我就好像做完了功課的孩子,心想著老師這樣就會喜歡我了吧,可是其實並沒有真的從天上伸下一隻手拍拍我的頭。

反而一直都是跟這些人學習著。今年10月初的某一天,頑童的製作人TEN在深夜發了一封E-MAIL給我,問我願不願在電台幫他們播歌。那個時候我真的嚇到了,我想說我們這麼個窮酸的地方,突然掉下來一組嘻哈界的巨星,是那種在電視上看得到的HIP-HOP STAR,然後他們辛苦做出來的歌、那麼堅強的陣容,給我這種小電台播真的可以嗎?

1.「他們的HIP-HOP」


那時候電台只有每夜10人收聽的LIVE版,會演變成一集動不動就幾百人次收聽、甚至超過千人收聽的24小時PODCAST,真的始料未及。我有點亂了方寸,就好像有人用力地拉了你一把,而你琅琅嗆嗆地往前跌了一下。


但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那根本不算是跌倒,只是跌進了另一個溫暖的懷抱裡而已。


我長了見識。雖然有HATERS攻擊我說怎麼會播頑童的歌,然後跟我說了一堆屁話,但是我覺得真正在做事的人才有資格批判一些事情。

在今年四月的那個「What’s hip-hop」訪談裡,zeebra說了,現在的hip-hop有很多形式,然後他也提到 以「經營潮牌和將嘻哈商業化、商品化得很成功」的照燒男孩/teriyaki boyz,ZEEBRA說那樣也是一種hip-hop。我喜歡照燒男孩個別成員活動的樣子,但不喜歡他們組成在一起的樣子,所以當有日本網友跟我說「MJ116好屌喔,是不是就台灣的照燒男孩啊?」的時候,我覺得一半開心、一半難過。

我不懂照燒男孩私底下是什麼樣子,我只知道MJ116私底下的樣子非常REAL,他們並不是什麼壞孩子,我覺得我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事情。如果說台灣的嘻哈有一個群象,那MJ116絕對扮演了一個很重要的價值觀,而且他們也很努力地把生活的片段填到歌詞裡,告訴大家他們所認為的HIP-HOP就是這樣。

我也覺得這是一種很棒的HIP-HOP。HIP-HOP不該只有一種答案。只是當我們一直追求歌詞的REAL與生活中的多樣化題材時,我卻看到一些韓樂偶像請了一堆寫出千篇一律情歌或者耍帥主題的作詞家,然後強行把這種商品化的過程冠上HIP-HOP之名。

這時候,我突然好慶幸我們台灣有著這一樣一群人,傻傻在做的認真的人。我常常半夜看著新秀們(但其實他們根本就已經默默努力了好幾年、我卻還是叫他們新秀)的STREETVOICE,覺得好惆悵。這麼多厲害的認真的人,我之前怎麼都不知道呢?
 

然後我卻看到有人只會整天追著鍾翔宇喊打,我覺得好著急。


HATERS,你們怎麼不著急呢?那麼多好歌都還沒被聽見,那麼多優秀的製作人、年輕的歌手們,還在為了生計煩惱,還要為了很多人不知道他們的音樂而傷心難過,你們又怎麼不著急呢?


2.「第一次,與第二次」

這讓我想到一件事情。記得HATERS們曾說我不嘻哈,因為我不上夜店。

我第一次上夜店,是因為學校舞會包場,不過總共大約前後十分鐘,我就跌到著走出夜店側門,因為我小時候耳膜破掉過,那樣的聲音我實在是受不了。之後我盡量推掉所有的KTV和夜店邀約,原因只是因為我很容易耳鳴,連在人很多的小餐館吃飯都會耳鳴,嚴重的時候走路會有點不穩。我看了醫生,醫生說這個不太會自己好起來,叫我少聽重拍的音樂,也不要用耳機,不然聽力會隨著年齡衰退,而且越老耳鳴可能會越嚴重。

我第二次上夜店,是在MAD STREET結束的那一天。第二次的經驗完整很多,不得不說我的確是被那種感覺迷住了。第二次上夜店的時候我做了什麼呢?跟我喜歡的人們敬酒,看著他們的眼睛,聽他們說話,然後看BEATBOX表演、隨音樂自己扭了一下,然後便回家。


那一晚,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耳鳴,我想是因為上帝告訴我,痊癒的時候到了。在那之後發生了很多事情,我也思考了很多事情。

人家都說第一次最難忘,那我想上夜店的第二次,其實就是我的第一次吧:)我想作的事情在那天晚上其實都完成了,而且都跟我在電影裡看到的不一樣,我們沒有GET LAID或者醉倒,我只記得我們胸口裡真的沸騰著滿滿的感動,因為我覺得我們好像真的離自己的知音,又靠近了一點。他們認真地聽了我的東西,我也認真地聽了他們的。他們替我倒酒,從頭到尾親切地招呼我,但不像是在進行商業的應酬,而是在短短的時間裡就把我當作自己的人照顧著。


酒杯和酒杯碰撞的那瞬間,我感謝爸爸給我與生俱來不會一喝酒就倒的能力。我回家,跟家人說了我遇到的事情。媽媽說她覺得很感動,爸爸笑著要我下次再多喝一點,還要我不要欺負酒量比我差的人。

我才不會呢老爸,但我也不用擔心別人欺負我啦。因為這些人都是值得我相信的人唷。

03. 「HIP-HOP已死論」
 

但為什麼這一切會發生在我身上呢?上帝,祢要帶我到哪裡呢?我每天睡前都會這樣問著。我在twitter上向日本人po我的blog文章連結,台灣的,日本的,都po。當時我想,能夠這樣靜靜地聽音樂已經很幸福了,可是最近事情好像變了,人們用最溫柔熱情的方式和我互動,於是我走出了小小的房間。我瞭解自己的缺點還有很多,但短時間改不掉,我還是得帶著缺點繼續寫BLOG和做電台,然後祈禱自己不要再得罪別人了。我已經為了這些事情流了很多眼淚了。

而這周作電台的MADSTREET特輯,新秀們蜂擁而至的感謝信讓我一次又一次地哭了。年輕卻充滿力量的他們,一次次地把我從自我質疑中爽朗地拉出來。這些孩子們的歌詞就跟他們本人一樣真摯,我很高興我遇到的都是這樣子的人。


我想,嘻哈的出現,絕對是從街頭那種樸實、批判卻也親近的感覺開始的。儘管我們有很多的形式,台灣嘻哈真的是一片很棒的光景,而且它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我今天聽到了一張很語重心長的專輯「THE CITY」,裡面有段人聲一直說著「嘻哈怎麼了?是我們殺死了它。」內容批判著現在的人忘記了嘻哈原本的樣貌,而去追求一些華而不實的東西。這些話如同當頭棒喝一樣,讓我啞口無言。這是我所不能理解的價值觀,於是我花了一點時間來思考。


最後我的結論還是,除了專輯整體的概念之外,嘻哈的精神應該同時是用歌詞還有歌手私底下的價值觀來展現的,有時候看到一些商業化得很成功的其他國家的嘻哈文化,我也不免擔心,我們台灣順著別人的路走,但換來的會不會是那種虛有其表的名牌、奢華、拜金空殼?然後我們的歌詞,會不會也變成整天在吹噓自己的屌有多大、妹有多正?可以有這些歌,但不要全部的人都在作這些歌,可以有豪華的東西,但最豪華的東西,應該是要在自己的內心精神這邊。

我會唾棄那樣的拜金主義。因為我自己是個窮女生,如果我哪天真的愛上一個饒舌歌手,我會因為買不起東西送他而難過。


不要忘記自己怎麼從UNDERGROUND時期走過來的,不要忘記地下的精神,因為我現在可以在台灣的黑人音樂工作者身上嗅到這些東西,我希望十年後的台灣圈子還是可以傳達出這些東西。就像現在很多我很尊敬的饒舌歌手、音樂廠牌,即使努力商業化,但還是緊緊抓著UNDERGROUND的做事態度一樣。

我不會去羨慕韓國偶像,因為我們台灣的、我口中自己的「偶像」,跟他們比實在是天差地遠了。我以他們為榮,他們是會對著我們微笑、聽我們說話的偶像,而不是看到歌迷就躲就臭臉、並且也只是拿著作詞家的詞照本宣科的空殼而已。


真的,很希望台灣的名字趕快傳出去。把風聲傳出去吧,台灣黑人音樂的時代已經到了。


★Ju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iht Liang
  • keepin push homegurl jajaja
  • thank you home boy I will push harder and harder :DD You're so nice!!!>///<

    ★Julie 於 2010/12/26 10:30 回覆

  • 訪客
  • 台灣有妳這個推手就會成功了
  • 謝謝^^
    不過~~~要靠大家一起推!!!

    希望台灣嘻哈被更多人聽到!!

    ★Julie 於 2011/01/07 1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