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的起點:阿貝與TR1004.11

這是一個關於TR1004.11的故事,念法是TR夭洞洞四點夭夭, 一個於每週一三五開播,架設於now in網路平台台灣HIP HOP電台
 

2011的夏末,台灣好威龍廠牌的Yella Boyz([T Hip-Hop]台灣嘻哈新聲代YELLA BOYZ 野樂男孩!真實面貌與Real Talk一次公開!(含作品與四千字獨家訪談))團體中的阿貝,從香港年輕的HIP HOP愛好者、本身也是饒舌歌手的CASPAR那裡聽到了now in電台,感受到即時放歌互動的靈感。之後,退伍的阿貝開始一併規劃自己的生涯、工作,其中很大的考量部份,便是在於如何利用有限的時間經營電台,以及如何讓電台被更多人聽到。




這是考驗UNDERGROUND宣傳力量的時刻,起先他們動用了好威龍廠牌中所有團體歌手的粉絲專頁,也造就了這個電台以好威龍聽眾為基調的現狀。但隨著阿貝力邀與眾多電台粉絲大力分享,電台客群越來越廣。

錄製台呼SHOUTOUT、邀請來自饒舌圈的各大嘉賓教學與交流、即興表演,號召萬聖節走上街頭、MADSTREE活動當天高舉電台牌幟,製作並散發名片,並繼續在FACEBOOK分享開播訊息、成立社團,一切都是手工活與心力活。

這個歌單多元豐富、不分名利、幽默風趣帶有草根性質的電台,吸引了八年級生與七年級後半的聽眾,也會有不少HIP HOP音樂人支持收聽。

電台播的曲風也非常多元,至於許多OLD SCHOOL的經典台灣HIP HOP歌曲?當然是每次必播,台灣HIP HOP許多廠牌甚至新血的歌曲也當然都可以聽到。




之後他們開設了臉書的社團在上面每天有人討論著自己的心情搭配了什麼饒舌歌,因為HIP HOP漸漸進入他們生命裡面了。每天可以看見大家分享HIP HOP音樂連結紀錄彼此的喜怒哀樂,以及談論他們在推廣HIP HOP時遇到什麼困難。當聽到「我帶台灣HIP HOP去學校放,但我同學笑我,說那是台客的音樂」或者「今天我放了誰誰誰的歌我同學跟著點頭」時,我彷彿看見年輕時的我,那個孤零零聽著HIP HOP和R&B,甚至因為班上當時沒人聽這樣的音樂而被排擠的我。

當聽到電台的孩子訴說自己推廣HIP HOP的苦與樂時,我總是既心疼但又開心。因為真正去踏出那步推廣的人,真的是最該被鼓勵的。他們,真的是最棒的。

 

我以這些孩子為榮,因為我自己也是個孩子啊慧根和品味需要被開啟和培養,MadStreet時電台聽眾也努力和阿貝與我一起尖叫,即使台上的人我們不一定認識,但聽到好音樂就尖叫的直覺與衝動,並不需要任何訓練。

 

我們也不需要任何意識型態,我們都聽,都學習。

 

當我還是個高中生甚至國中生時,有很長的時間收聽ICRT,也是從那時開始接觸西洋音樂,電台這個傳播媒介在耳濡目染之 下真的能夠發揮相當大的影響力,更別說阿貝現在每週一三五都開台,合計最少播放10小時以上的HIP HOP(偶爾也會有其他類型的音樂),比起寫文章整理,台的力量是更有效率,光幾小時就能推廣20-30歌以上,更能讓大家知道聽眾回應與歌手歌曲雙方面的魅力,也透過線上LIVE打字聊天的方式做了很多有趣的小活動,分享各歌手的粉絲專頁與FB讓更多人打開那扇窗。


在這樣的環境薰陶之下,越來越多人願意大聲對台灣HIP HOP告白,而這樣的表現也造成了一些質變。我們看見MADSTREET活動上電台聽眾們跟著阿貝為表演者一起喝采搖擺,即使面對不熟識的表演者,也不吝替他們拍手尖叫。在那一張張純真的臉龐上,真的可以看見台灣HIP HOP啟迪眾人的那刻來臨了。
 

在阿貝「只要你敢丟給我,我就在電台上幫你放」的無私鼓舞下,有越來越多的新一代饒舌歌手也利用這個電台來發聲,哪怕是未熟又乳臭未乾,他們很急切地想和聽眾彼此切磋。

而這個電台拋棄了很多預設的立場與框架,有些歌手我以為好威龍是不碰不聽的,但是阿貝電台播了。

阿貝的確是這個電台的最佳人選,他的個性貼心又面面俱到,質樸熱情,毫無保留,近乎是個熱血的笨蛋。

不過我們在少年漫畫裡看到的英雄往往都是這種傢伙。



聽到阿貝在電台說如果你有歌要播就加我SKYPE」的時候,我真的聽傻了,因為這無疑是種自找麻煩的舉動XD 沒有一個人會為了素昧平生又不知道唱的好不好聽的人,去犧牲自己私下休息的時間,何況阿貝已經不是學生或家裏蹲,而是一個出社會的年輕人了。

「會很累,會很辛苦」這些我想阿貝都知道,但他幾乎不抱怨。因為他有比抱怨更想說的事情,他想介紹很多饒舌歌手、很多歌曲,太多話要說了,怎麼能把時間拿去埋怨呢?

聽這個電台,除了搶先聽到YELLA BOYZ DEMO的粉絲福利之外,我們總是在電台看到更多不同面貌的阿貝,撒嬌的可愛的,搞笑風趣的,感性深沈的,實在是個風情萬種又稱職的主持人。他也非常有企劃與執行的能力,當然表演能力也非常強大, LIVE表演更是精彩。

現今的HIP HOP圈其實因為個人立場不同,往往充斥著太多的意識型態和思想,party shit被說不好,real talk又被說做作,連意識饒舌都可能被看不順眼的人貼上偽善的標籤,但在這裡不會有標籤,因為這群孩子是如此年輕善良,正在學習,標籤對任何人來說都嫌太早。
 

最近他們作了一個計畫「YOUNG BLODD」,記畫的內容是阿貝將一首INSTRUMENTAL純空拍的曲「YOUNG BLOOD」釋出,大力鼓吹大家去下載,並且要大家自行寫詞錄製歌曲,再上傳上來。因此,電台將會有許多版本的「young blood」。



當然有前輩難免會認為饒舌是有一定門檻的,不過對於第一次有契機參與撰寫rap詞、錄音後的這些年輕聽眾來說,這等於是邀請他們親自饒舌製作的世界,讓他們瞭解「原來饒舌是這麼回事」推廣hip hop時,還有什麼比親身參與更有效率與意義的辦法嗎?:)

有時候,我們並不是試圖搖擺立場,我們只是想看到更遠的事物,並不讓自己輕易被定型。


聽到電台紛紛播出不同人唱的不同版本的「young blood」,雖然品質當然未必比專業錄音室來得好,但大家也獻出自己的第一次饒舌初體驗,我想當你喜歡一件事情,親身去試試看絕對是個帶有敬意的動作,也是最快能夠認識饒舌從創意發想到產出的過程。

也許在他人聽來錄音品質普普的歌曲,在TR1004.11卻是被重複播放、重複被討論,因為它裡頭流淌著未打磨完全的原石軌跡。 而那份滿懷初衷的光芒卻是耀眼的。

正如同饒舌歌手沈懿在電台live時教導大家如何寫一首饒舌歌,河洛流仁璽在電台塑說河洛文化的美好,bp與桃園帥哥饒舌歌手上現場推廣mixtape並表演live,josh boii在線上作beat給大家聽,以及族繁不及倍載的許多HIP HOP音樂人也紛紛分享自己的經驗與作品,這種開放自由、真誠付出的態度,才是推廣HIP HOP需要的。

而每個人都是那麼重要。


v  

除了鼓勵之外,阿貝甚至在中間不停扮演教學的角色。他說:「如果你們住的城市,沒有能錄音的地方,我替你們想辦法。」


人家說初生之犢不畏虎,但有時候,年輕的一輩更是比我們少了些框架,多了點謙遜。

就像是擁抱台灣這片土地的大海一樣,納百川。
 

他不是約翰康納,他是阿貝。但如果你正在收聽這個電台,你就是反抗軍。

 
本文獻給TR1004.11的YOUNG BLOOD,饒舌的,作BEAT的,推廣的,紀錄的,缺一不可,共造台灣HIP HOP的美麗風景。 







電台播放時間(每週一三五)晚間八點@now in 網路電台:http://now.in/radio/aa_bay



TR1004.11臉書社團(連結



JULIE作客TR1004.11的節目內容:
 [電台]聖誕特別獻禮!Private Sound x TR1004.11★2HR特別加長版聖誕電台特輯-隨點隨聽!(含歌單)

 

 

★Ju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