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整理表演側拍影片時,我真的對我的叫聲,感到很抱歉。T___T 尤其是看了好的hip hop表演的當下,我都告訴自己不要叫、錄影時錄進去會很惱人,但是……just can't help it :(( (如果討厭我的叫聲的話我也很抱歉囉:P)

也有人覺得我那麼愛叫,是不是因為喝酒醉了XDD 但其實我不太習慣在看表演的時候喝酒的,萬一醉了很多重點就記不起來,打文章就會沒梗,不清不楚的,對身體也是負擔,所以真的就是NATURAL HIGH吧。聽了好的音樂或者歌詞中的punchline就自然就叫了。

最近我開始自己又在家裏練劍道了。一個從我高中時就練得斷斷續續的運動,就連大二當社長時也沒有練得很勤(當時跑很多社團和活動病倒了去開刀),其間有過一些創傷,但更多的是感動。

但其實我最喜歡劍道的一點就是,比賽和練習時可以盡情地叫。:))

劍道選手比賽時不會講話(不會講中文,要講也是只能講日文,並在出擊要喊出自己打到的(對方身體)部位,例如kode、men、tsuki、do等等,才算是可以納入評分的一次攻擊)。

我們劍道不像籃球那麼活潑,這個運動是非常陽剛、嚴謹與尊重長幼君臣次序的。我們不會在那邊「我要打了喔」「好你放馬過來」。

我們更沒有trash talk的機會:)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講話是犯規的,連你不舒服或者有狀況,都只能臨時用舉手的方式告知裁判,如果你直接在面罩裡面大喊我手痛或者我護具掉了,可能就是比較天兵了一點點)。


在比賽時,一切都是肢體語言,純粹用叫聲去傳達。我通常都是先叫的那個,而隨著我的叫聲是挑釁機車或者單純壯膽,對手都可以回應,他/她可以更被激怒地嘶吼,或者很有風度地發出簡短的聲音回應,或者他也可以用動作回應。


我曾經碰過一個對手,一聽到我叫他就馬上擺上段(雙手把劍舉高的一種姿勢),我試了好多次發現都是如此XD,後來我看準他上段的TIMING就去打他的肚子,雖然評審沒採分(落點不對),不過那一次的經驗還是對我很有用。(我喜歡打高個子的肚子,高個子喜歡打我頭頂,都是這樣子:p 矮與高的選手各有優劣勢。)

然後就跟人的個性一樣,劍道場上的叫聲也百百種。

(我是比較喜歡帥氣的叫聲,我聽到女孩子在劍道場上發出海豚般可愛的叫聲我會……瞬間鬆懈QVQ )

叫聲的話,英文有cry或者scream等幾種說法,對我來說比較像是cry,cry是從丹田出來,聲音表情會比較沉穩、有正氣,但scream比較是靠喉嚨,會聽起來比較詭譎和邪氣。



而我最喜歡劍道的一點是,它是一個非常重視聲音表現的運動,很愛叫、很吵、很愛替自己助威、恫 嚇對手、炫耀自己的膽量與聲線,充滿鬼哭狼嚎的運動,每當走進偌大的比賽會場你絕對可以聽到上百位選手在練習與比賽時發出的叫聲。而這也是一種氣勢、氣場 的最直接營造方式,也是一種溝通方式。


(但我就是很會叫好像有一點點氣勢但打得實在很QQ---雷聲大雨點小的類型。XD)

不過,我還是很愛叫。不管是在打劍道或者聽HIP HOP的時候,我都很喜歡表達自己的情緒,挑釁、殺氣、取勝後的得意之情,充滿聲音表情與高低音,喉音或者丹田音,能夠適時傳達你的情緒與意圖也是讓評審判分的依據。

突然就想起了這些事情。:)


我想最近我應該又會開始打一些劍道的文章了吧,因為這一年我的工作一切都穩定了,我可以笑著回去找教練了:)好想念他。

前天打掃房間時,我把木刀上面的灰塵擦掉之後,回憶就一直湧上來了。


 

★Ju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