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 SO  我心目中的台灣黑樂群像:

寵溺又率真的無懼狼王E.soMJ116

2010年12月16日第一屆Madstreet饒舌大賽上,夜色漸深,激鬥組的賽事進行到尾聲,疲倦的人潮再度匯聚。

 

氣氛如箭在弦,人群躁動而飢渴。

 

狼來了。

 

只要MJ116一現身,歌迷就如排山倒海般湧來,喊水都會結凍。

 

擠爆的歡聲中, MJ116當然順利奪冠。

 

在其他樂迷的幫助之下,E.so前來和我相認,雙掌緊緊覆住我的右手。

 

差點腿軟跪在他面前,我只是個普普通通的路人,但E.so看我的眼神完全不以貌取人,瞳孔裡燃燒著激動。

 

「大淵——」E.so發出一聲長嘯,「過來跟Julie握手!」

 

「不用不用……」我嚇得要死,「拜託不要叫他……」

 

「我要叫他!」E.so一臉厭惡,「反正大淵站在那裡也是擋住一堆人!」

 

在E.so的威脅之下,大淵趕來和我握手,這時人潮都自動退開,我根本來不及放下手裡的寶礦力水得。

 

「咦,妳手好冷喔!」大淵朝我傻笑,我一直說著抱歉。這一晚我被台上的饒舌表演迷得無法抽身,寶礦力水得是我當晚唯一喝過的東西,握了整晚當然冰。

 

確定稍晚會去夜店慶祝後,E.so長嘆了口氣,也不管我有沒有在旁邊,蹙眉對著Kenzy小春抱怨:「還好你幫忙饒我的verse,我剛剛都在忙著弄那個磚頭!唉,我為了這磚頭……真的快煩死!害我都不敢大步走!」

 

我想笑又不敢笑,只覺得……天啊,饒舌冠軍果真當之無愧,完全有備而來。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也不知他如何保持磚頭在內褲這麼久都不掉出來。而且其實E.so並沒有「不大步」走,他走得跋扈又兇猛,還跳上跳下。

 

徹徹底底是狼王出陣時的英姿。

 

但畢竟磚頭沉甸甸的,害得E.so的褲頭一直往下滑,連甜美的DJ RAY RAY也在DJ台後方苦笑皺眉。

 

都這麼用心準備磚頭了,當然順利抱走冠軍,也理應要好好慶祝。

 

TEN說:「我們今天去Tryst。」

 

「我不要去。」我想道:「這一生從沒去過夜店,我要回家作電台。已經這麼晚了,我會來不及。」

 

我心想著晚上我的電台fucked up該怎麼辦,那可是Live電台啊,沒有人開,誰會去開?

 

就算每次都只有一兩個人聽,我也想回去開。電台裡的許多樂迷平常都跟我一樣,過著單純而封閉的生活,骨子裡卻依舊渴望Hip Hop與R&B的救贖,我們怎能棄他們於不顧?

 

能救一個,是一個。

 

當晚預計要播的是Coma-chi。很欣賞的日本女MC,當年我一心沉迷於女性饒舌歌手,當晚也很有幸看到MC KEIKO威震八方的饒舌。我心心念念,多希望台灣的饒舌場域能不只有男性的聲音。

 

可是,在Madstreet被這麼精神轟炸了一整晚,身體也開始變得不聽使喚。

 

最後我心一橫,決定還是跟著去夜店。那間店叫Tryst。英文中的「幽會」的意思,一聽就覺得大事不妙。

 

天啊超可怕,夜店到底是什麼樣一個地方,我只在MV看過,我會不會出事?但是TEN笑得那麼燦爛,我實在也不好拒絕。

 

沒想到,進夜店的前五分鐘,E.so忽然在街上發飆。

 

「唉!不要拿這個東西去夜店!白痴!這麼高調幹麼?」看著E.so胡亂把冠軍獎盃塞回女友的名牌包,塞了半天還是藏不住冠軍鋒芒……獎盃硬是露了半截出來,我又好想笑。

 

他這麼慌張是有原因的——E.so非常會看場合,區分得出理想與現實。私底下是非常謙虛又可愛的木柵鄰家男孩。

 

「Julie,妳跟我們這種沒讀書的不一樣,妳要我們寫文章,我們也寫不出什麼屁來。」

 

「拜託不要這樣說,絕對沒有這回事。」我心想,如果台灣嘻哈是間學校,E.so一定是名列前茅的資優生。這跟有沒有讀書一點關係都沒有,街頭就是最好的老師,社會就是最好的老師。

 

「Home girl Home girl~~」聽到我在木柵唸書,E.so一臉開懷,很紳士地輕輕用手臂前端抱我,「妳可以喝威士忌嗎?」

 

我嚇得只能點頭,想著這麼高大帥氣的人怎麼可以把美麗的女友丟在後面,跑來問我酒的事。

 

他又忽然一個湊近,「那我幫妳加可樂好不好?」

 

我完全不敢動,他又低聲問:「我只加一半可以嗎?」

 

堂堂一個嘻哈天王,怎麼會變成調酒師……為何要一個一個動作問我,這什麼誇張的待遇,我還是一臉驚愕,想逃走又不敢。

 

最後,體弱多病的我心臟當然撐不住,溜去洗手間,這種事怎麼好意思跟E.so這位堂堂的狼王講,當然是自己默默去。

 

結果我一出來,他已經在舞池探頭探腦找我。

 

「BABY GIRL WHERE YOU AT!」他在樂聲中對我大聲抱怨,竟然還說英文。被他這麼一問,我心慌意亂,只能老實回答。

 

「廁廁廁……廁所啦。」

 

「唉,妳不要給我不見喔!」

 

這不是威脅,而是鄰家弟弟的純粹擔憂。

 

隨後一轉身,他繼續和女友跳貼舞。

 

當時DJ不是放Like a G6,而是非常舒緩療癒的經典R&B,Like a G6很棒,但實在太不適合那一晚的微醺氛圍。

 

TRYST也不過那麼小一間,大約才三五坪大,他竟會擔心我失蹤。果然是狼王,瞻前顧後、團結作戰,不讓任何人落單。

 

當時我心想著,是不是能有一個不去夜店也能聽饒舌的地方呢?

 

夜店很好、夜店非常好,但肯定有那種不用喝酒、不用檢查包包、不用看身份證也能聽Hip Hop和R&B的地方吧?是不是有那種能讓18歲以下的弟弟妹妹們都能安心自在聽音樂的場所?

 

那會是什麼樣的地方呢?我將聽到什麼樣的音樂,又會為誰尖叫呢?

 

「Julie,我希望我們台灣饒舌未來可以……」E.so在耳畔忘我地說了很多他的計畫,有些聽起來遙不可及,幾乎像理想少年的夢話。他的真誠,讓我泫然欲泣。

 

我終究不會待在木柵太久,就算政大廣電所再怎麼操,就算學長姊總是威脅我們沒有三五年就畢不了業,我已承諾自己兩年半內一定要離開台北。

 

即便我很努力適應台北的生活與台北的男孩子,但那一切都讓我精疲力盡。

 

從見面的那瞬間起,我和E.so能在木柵相處的時間,已在倒數計時了。

 mj 116 eso

E.so這頭還在說著他的夢,酒量好的他,眼神始終篤定清澈。

我怎麼忍心打斷他?畢竟我心底也徹徹底底認同他的每個願景。

 

「我們到底要被人家瞧不起多久?」他埋怨道:「為什麼不能聽Hip Hop就好,我也喜歡R&B和Soul啊……」

 

「對。」我噙著淚點頭,「我希望R&B也越來越好,我們是一起的,我們不能被分開!」

 

「對啊!」E.so後續又罵了一大堆,我也氣了起來,跟著怒喊:「怎能讓孩子們聽些鬼東西!」

 

「誰需要他們的認同!我們做我們的啊!」E.so雖然這麼說,神情卻是有些撒嬌的,可能是年紀比我小的緣故,偶爾他會變得像自家弟弟一樣,皺著眉抱怨事情。

 

他是家中長子,背負太多壓力,想撒嬌的時候就讓他撒嬌吧。我想著。

 

但另一方面,我也心亂如麻。

 

「這麼帥、這麼有才華又如此受歡迎的男孩子,明明只在網路上聽過我的聲音,為何初次見面就對我這樣掏心掏肺,他難道不怕我會說出去嗎……」

 

但音樂人與樂迷間,就是這樣溝通的。

SO FRESH,SO CLEAN。

E.so
當晚對我說的,幾乎都在日後的〈Just Believe〉中唱出來了。而他沒說的,自然我們也無需多言。

 

第一線前鋒們的心事,並不是我們隨意炫耀的戰利品,而是得小心呵護的精神食糧。

然而,當E.so還是個鄰家木柵男孩時,我就預料到,這位英俊健美的狼王是如此深愛著Hip Hop……未來肯定會有人胡亂利用他對Hip Hop的愛。

 

那些人面目模糊,且來自四面八方——或許是某些商人、某些官員、某些媒體。日後看著這麼美好的人,卻被逼得在粉專上屢屢爆氣,在歌裡怒吼「想封我的嘴這點錢哪夠!」我疼在心底,也為他禱告——

 

這是樂迷應該做的事。

 

台灣圈子不大,很多不開心的人事物必須忍受,他們常會感到別無選擇又無處可逃,外頭更有太多嫉妒他們才華、想打擊他們自尊的人,我們應該更用力地傳達我們的欣賞。

 

因為,我們真的就是那麼喜歡他們啊。

喜歡Hip Hop的女生,絕不會明明喜歡卻故意不說。

 

錢買不到我們的心,任何八卦都唬不了我們。從頭到尾我們就只聽音樂,簡簡單單。

 

當晚我們輕輕乾杯,Tryst裡的氛圍迷幻萬千,而E.so終於心滿意足地回到女友身邊去。

 

我也鬆了口氣。

 

像狼王這樣的狠角色,終究屬於曠野,不能被困在我這種普通人身邊。要是強求,肯定兩敗俱傷。

 

凌晨三四點,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但這時E.so不知道是喝醉還是怎麼樣,忽然又回頭對我重新打招呼:「嗨!Julie!我怕妳第一次來夜店,把妳弄丟該怎麼辦!」

 

唉,這個傻瓜,為何這麼怕我不見,像我這樣的人明明隨處都有啊。

 

對,一直怕把人弄丟,這才是真正的E.so。

 

他怕把樂迷弄丟,怕自家人受苦,他害怕的事很多,他讓我知道……即使是呼風喚雨的狼王,也會膽怯。

 

要如何幫助更多像E.so一樣的創作者,去戰勝這股害怕呢?

 

從小就是科幻迷的我,想研發出一種強心針,只要一見到真心欣賞的人,就瞬間在對方胸膛刺一發。

 

就算讓對方嚇到也沒關係,我期許自己變得更任性也更勇敢。

 

直到他們不需要我們為止。

 

直到他們飛得又高又遠,幾乎看不見我們為止。

 

至少我們曾是他們人生軌跡中還算開心的一站,這樣不也很好?

 

天空中的老鷹需要被仰望,但草原上奔馳的野狼不需凡人叨擾。E.so都知道,他公私分明,絕不試探踩線﹔酒量很好,熱情卻從不踰矩,他很疼女孩子,女孩子自然也喜歡他。

 

如今,那個磚頭早已被重重放下。而E.so的本性相當大器且寬容,就算我真在他面前闖了什麼禍,他大概也只會皺眉柔柔念我一句 Bad girl。

 

KKBOX的編輯稱呼我為「推手」,日本網友說我是「意見領袖」,阮泰瑞為我撰文譽我為「自由女神」……可是,頭銜和資歷這種東西真的沒有那麼重要,反正到頭來,對音樂的愛是我們的共通語言。

 

「Julie,我想抱妳,可是……我現在黏黏的!」2012年盛夏的橋下派對,E.so對我苦笑:「都是這鬼天氣害的!這麼熱妳還來看我!」

 

你看看,每次都說些傻話。

 

2011UnderAge Party演唱會、頸部保養、2012年粉紅馬、Miss Ko@THE WALL、Swing Your Neck古典樂Classics、2016與日本嘻哈巨星AKLO的東京共演,都讓我印象深刻,每次都帶著感動滿載而歸。

2017年,朋友去完兄弟本色演唱會,轉述著他們在小巨蛋是如何風靡全場,我心底滿是感動。

更遑論2012年E.so與Miss Ko、剃刀做出打破嘻哈陽剛刻板印象的性別平權暢銷作〈打破他〉,這首歌對我們這些聽嘻哈的女生而言,宛若聖光。2014發行的正規專輯中,頑童與陳嘉唯唱完激昂熱血的「Sing Forever」、又改編出「Bad Bad Girl」,使之成為台灣黑樂史上女性情慾解放的神作。

2015年,原本就與LEO37有過現場爵士合作的E.so,兩位優秀才子再度共譜濕潤性感的「U.N.I.」。深冬時節,與北海道藍調老團Baker Shop Boogie推出韻味十足的「Stay Gold」,一聽就打中靈魂深處。

2013年的橋下跨年,E.so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認出我,也不顧其他少女樂迷的目光,吱吱喳喳跟我說著話,用力握住我的手。

 

 2014年,他們與J.Sheon做出了神曲〈Running〉,這首歌在我難過不安時,一次次拖著我走出死蔭幽谷。

 

每當人生出現難關時,我告訴自己,「Julie,妳看看E.so啊,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E.so變得更勇敢了,因為有他的音樂,我也變得更勇敢了。

 

這才是我心目中的台灣Hip-Hop,濟弱扶傾。

 

2015年8月底Streetvoice的Park Park音樂祭,頑童MJ116是壓軸。

 

站上呼風喚雨的主舞台,氣勢威鎮整個圓山,連搖滾樂團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那晚,MJ116依舊唱著Just Believe,隔著遠遠的舞台,我在傘下哭得很慘。

 

天氣很糟,但傾盆大雨最適合Hip Hop的狂肆浪漫,十分完美的一夜。

 

雨水算什麼,哪裡澆得熄我們的熱情?

 

這就是喜歡Hip Hop的女生心底在想的事。

 

我們不是那種見到血就哇哇大叫逃走的女生。

 

我們看到血的第一個反應,並不像食人魚般群起啃咬,而是想著該如何止血。

 

我們是音樂人的靈魂伴侶,他們不能沒有我們。

 

「雨又變大了,大家趕快回家!」 Park Park散場時,E.so在台上對歌迷這麼嚷著。

 

聽到這句話,我的眼淚完全止不住。

 

他還是2010年冬夜裡的那個他——溫柔又寵溺。

 

個性念舊也重義氣,或許會為了朋友說些傻話作些傻事,但不會落下任何一個人。

 

也絕不把廁所的門反鎖,讓人等更久。

 

 

-
Girls I DO ADORE,她回眸慢動作,輕輕的咬著手指頭,

Damn那等級不用說,INTERNATIONAL。」—MJ116〈敞篷車

 

 

 

 頑童MJ116《 FRESH GAME》:嘻哈團體在地典範的建立- Blow 吹音樂

credit:http://www.popdaily.com.tw/article/2961

[Hip Hop]MJ116x AKLO臺日聯手show case與MTV幕後專訪

 [J Hip-Hop]日本指標饒舌歌手AKLO★MTV81英文字幕全訪談


🔰KKBOX歌單: 自由血淚史!台日紐島國Hip Hop猛將錄 http://kkbox.fm/gD3xf6 


💚延伸收看:為何台灣Hip Hop如此特別?
5大Hip Hop正能量男神,均來自冠軍族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ulie &Black Music Lovers★

Julie★茱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